Eunrichorn-Echo from a Unicorn

雲,不知道

   

我想,雲是不會知道的。

   

所有企圖被掩飾的被遮蔽的被機心用盡杜撰改寫的,都是歷史。風起時,小話耳語被吹了過來,無論是蓄意還是無意,總之事情就是這樣被相信著,深植在潛意識中,緊緊抓著沙塵棉絮,成了飄在空中的恢弘樓閣。

   

他們以為腳踩著實地就可心安,反正除了同溫層裡站在同塊浮島上的以外,都是異教徒。但人們,是健忘卻還是記得的,他們或許會選擇性失憶,但島上總有那麼些人,在雲端露出一點縫的時候,記得人性曾是如此燁燁朗朗的。他們將那洞深掘挖大,對著斜眼痺睨著的人們喊著:「看,這裡有天光!」雖然我不是宿命論者,但悲劇似乎很久前就已寫好,這樣的記憶不允許被說出來,甚至不許擁有,因為一但曝光,就是撕裂情感,就是破壞團結,就是,各種顏色的恐怖。你在河蟹潮中逆流而上,換來的不是勵志的課文,而是譏諷的肉搜話語。然後,這些話語再度固實了結構,讓那朵雲更加無堅不摧。即便,最終你在十字架震天呼號著:「原諒他們吧!他們什麼都不知道!」,石塊刺刀依舊招呼過來,被撕裂的被破壞的,就只有你自己。傻嗎?或許只剩惋惜了,你獻祭給了貪婪之神,證成了終究你只是個人而非先知。因為這一切,從不是你,最後的激情。

   

到底還能相信什麼呢?轉型是在轉什麼原型?正義是在正誰定義的義?抬頭看天,一朵朵烏雲來了又去,無論驟雨還是霾害,這島依舊駛不出海洋。或許吧!只能傻傻等待因陀羅之箭的到來,將那錯節盤根自以為文明的拉普達徹底瓦解。自此,無力的風輕拂明天的草原,優柔的光獻給來日的黎明。好像,也只能這麼期待著了。

   

不過,就算真的到了最後的最後,雲還是會,繼續假裝,什麼,都不知道。

   

葉子

   

(2017 Film by Eric with Kodak Ektar 100)

Share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