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unrichorn-Echo from a Unicorn

Nylon01

 

 

 

站在承德路通河街口,這個我從小生長熟悉的地方,也是當年大家送他一程聚集且經過的地方。我閉上雙眼,想著 25 年前的 5 月 19 號那天,14 歲,國中二年級的我,正在做什麼呢?正坐在孟夏悶熱的教室裡與高中聯考奮戰的那個孩子,聽著樹上蟬鳴望向窗外的天空發呆。我很想回到過去跟他說:豎起耳朵吧,聽聽遠處傳來的哭泣聲。

 

是怎樣的情操,能夠讓五萬人從士林出發,陪著他,送他到總統府前?那又是怎樣的痛,當烈燄啃噬著他的肉身,卻啃噬不了他的靈魂?

 

鄭南榕(Nylon)一生致力於百分之百無妥協的言論自由,很多人不明白在民主社會言論自由為何重要?大凡人的思想自由,在獨善其身時,你可以有自己的價值觀、宇宙觀、生命觀,沒有人會干涉你。你可以用你的思想自由,來證成自己生命的存在。但人無法自外於世界,尤其是現代化社會中,人與人間需要溝通,團體與團體間需要溝通,族群與族群間需要溝通,政府與人民之間更需要溝通。溝通需要語言,若語言無法自由,不僅無法溝通,更無法表達思想,即便自己可以透過自由的思想證成自己生命的存在,當人無法以自由的語言表達自由的思想時,人權就會被踐踏,生命價值就會被破壞。

 

在民主自由的社會,言論自由如此的重要,重要到 Nylon 這位「行動思想家」(action philosopher)願意為了它,犧牲自己生命。今天在台灣的我們,之所以能夠享受不受監督、不受審查、不受意識控制的說話、創作、出版、歌唱、演奏的自由,但還記得 Nylon 的人幾希?

 

言論自由代表的是個人於民主社會中展現人權的基礎,但若沒有媒體自由,人的言論自由會遭扭曲,人權也會受到踐踏。媒體不自由,人民無法「知道真相」,就會影響其判斷,思考自由也會受到箝制。二十五年後的今天,即便言論自由已全然實現,但媒體自由卻仍未實現。

 

媒體的經營者是人,凡是人就會有立場,就會有論述的角度。但作為媒體,作為現代社會中的「第四權」,更應該盡力稟除外力的干擾,極力淡化個人立場的影響,基於自己的良心,盡力查證事實,做完整且平衡的報導。但今天在台灣的「第四權」,卻成了除了「政府」、「國會」、「黑金」外,打擊民主自由的「第四拳」。

 

鄭南榕曾說:

 

 

光責備自私自立的媒體於事無補,人民對於他們有「知」的權力尚未全面覺醒,甚至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,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。

 

但那些不希望二二八事件重演,不希望獨裁統治巨靈復出噬人的新聞鬥士,仍將繼續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。

 

-鄭南榕,《自由時代週刊》第 266 期(1989/3/4)〈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-從國民黨五項「新聞指示」談起〉

 

他又說:

 

關於新聞自由與獨立的原則,簡單的說,新聞自由是指報導與評論有不受干涉的自由:新聞獨立是新聞機構應該獨立公正,不受當政者或黨派的操縱。新聞機構的獨立與自由,是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條件。唯有充分獨立與自由的傳播媒體,人民意見才能真正表達,知的權利才能獲得保障,統治者才能受到嚴厲監督和批評,因此,民主政治與新聞自由,兩者相輔相成。

 

-鄭南榕,《自由時代週刊》第 221 期(1988/4/23)〈新聞自由先於黨紀、黨性-余紀忠、王惕吾應進一步退出國民黨〉

 

坦白說,二十五年前鄭南榕的這兩段話,在今日的社論竟然還可派上用場。於是,現在的我很想問:

 

這二十五年來我們究竟做了什麼?

 

當 Nylon 透過自焚,表達為了靈魂自由,願意犧牲性命的決心時,他振起雙臂,無視烈火焚身的極端苦痛,讓人們記住這珍貴的一幕。因為他,我們才有今日的自由;也因為他,在這二十五年後,我們還能記住這得之不易的一切而感激落淚。

 

當我看著今天網路世代的崛起,傳統報紙、電視媒體,開始追著這已然落後的趨勢跑。但也就是因為網路世界的無遠弗屆,我們更應堅持理想,我們更應小心翼翼;這不僅考驗著我們的判斷力,更考驗著人心。對於人,我們可做人性本善的假設;但對於政府,對於統治階級,我們必須永遠抱持批判與懷疑的角度,因為人心會為權力所腐化:一旦受萬民擁戴,有了光環,就會因為授與他的權力而換了腦袋。

 

但網路世界太過寬廣,太過自由,以致於統治者無法全然控制。但我們仍須小心,不能有一絲一毫鬆懈。要建立完全獨立的媒體,盡力監督與批判那些握有權利的人,不斷記錄、宣揚、並鼓勵良善的光明的人心。並且永遠永遠,絕對不忘今日對言論自由、媒體自由、與人權的基本理想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我們必須在二十五年後,不要再讓我們的孩子,聽聞 Nylon 的話語時,心中發出憤怒的訓問:

 

到底這五十年來你們究竟做了什麼?

 

再次看著這張照片,我拭去淚水。在他離開我們之前,曾說:「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!」我想對他說:

 

Nylon,謝謝你,也請你放心,剩下的,就是我們的事了!

 

 

葉子

 

Nylon02

 

p.s. 以上圖片及書籍封面版權歸鄭南榕基金會及邱萬興先生所有。出處:

 

1. 書籍封面:鄭南榕基金會/策劃、宋隆泉、邱萬興等/攝影(2013)。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:行動思想家鄭南榕。台北:書林。

2. 鄭南榕遺照,邱萬興攝,翻拍自上述書中。

 

 

Share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