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unrichorn-Echo from a Unicorn

兩個太陽

 

有一群人,總會在每年春天來時,奮力划著祖先傳下來的十人拼板舟,往南方駛去。他們望著船首的 Minamoron 星座圖騰,祈禱著此行一切平安外,更希望載著滿船的飛魚,回到部落,與每一個人分享神的恩賜。

 

島上的老人和女人們,忙著在自家院子裡挖地瓜和芋頭,熱鬧異常地等著英勇與巨浪搏鬥的男人們,帶著豐盛的漁獲回來。火光下,孩子們繞著院子嬉戲、玩鬧、唱歌。這時,他們是快樂的,他們是滿足的,他們是無憂無慮的。

 

村中耆老們將孩子們喚了過來,說故事時間到了: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蘭嶼的天上有兩個太陽,當時,大地很熱,熱到只要你將穀子丟在地上,就會煮成飯。有一天,一個母親揹著強褓中的孩子到田裡工作,辛苦了一天後回到家中,竟發現孩子熱死了!悲憤的母親對天詛咒:「太陽!你奪走了我孩子的命,我要你翻過來變成石頭!」於是,其中一個太陽竟從火球變成了冰冷的月亮。

 

耆老們知道他們必須將故事傳下去,以讓孩子們記得:這眼前的幸福不是空得的!是用無辜的生命換來的!他們就是達悟族人,也是日本人口中的 Yami 雅美人。他們在蘭嶼用同樣的生活方式,繼承著同樣的祖訓,自給自足快樂地生活了好久好久。

 

好久了,久到兩個太陽的故事已經變成了神話。他們不知道突然間,有這麼一天,和太陽一樣會灼傷人甚至曬死孩子的東西,一桶一桶地,從臺灣島載來了蘭嶼。起先,他們天真地相信,這和傳說中的太陽不同:一是這些東西被埋在土裡,看不到;二是他們相信臺灣人所謂的「科學」。

 

當然啦,這麼神奇的東西是科學家們「發明」出來的,他們說有辦法控制,自然是有辦法!科學文明是一般老百姓無法全然理解的,當我們有懷疑時,他們推給了科學。我們問他們:核電廠是否安全?他們搬出一堆數據,用科學證明即便發生了多大的天災海嘯,他們都有辦法。我們又問他們:埋在蘭嶼的核廢料是否會外洩?他們說:「已經做到零排放,絕對沒問題!」是啊,我們真的相信我們不懂的科學,因為實驗、觀測數據會說話,是吧?

 

可是,當島上的人們,開始挖出千瘡百孔的爛芋頭、爛地瓜。好多孩子,一出生就長得跟人不一樣。更有許多強壯的青年,才三四十歲,不是死在海上,卻是死在癌症。當我們懷疑這一切與他們口中所說,已經由科學完全控制的核廢料有關時,他們竟回答:「我們不清楚原因為何,但迄今無任何科學證據顯示這兩者有關!」

 

哦!原來!當他們告訴我們這絕對安全時,搬出了萬能的科學;當我們懷疑殺死生命的元兇時,科學就變成無法解釋?

 

當人類文明發展至今,科技似乎引領著當代文化前進,就連「社會」也得加上個「科學」才有公評的機會。但我們忽略了,科學不全然是真理,科學僅僅只是人類瞭解與詮釋人類認知中自然界的某種方法罷了。科學家們共用了某些一般人們不懂的技術、語言、方法,以致於當電視中出現了某穿白袍自稱生化博士的人,口中講出某些脫氧左旋共價阿爾法葡萄糖,我們一點都不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時,我們相信了他們,我們真的相信他們口中說的這樣的東西,可以讓我們變美、變健康、變聰明。

 

人們因此傲慢了起來,以為自己掌握了宇宙運行的祕密。從此我們的教育中,完全忽略當年牛頓曾經自比為面對汪洋大海,那個站在沙灘上撿到小貝殼就開心得不得了的小孩。少了謙卑,多了傲慢,便開始自欺欺人,將實驗室中完美條件篩選下的結果,無止境地外延到複雜的自然環境和人文社會中。從此,人們的生命,是用「機率」換來的。

 

一如千百年來,黑潮不分晝夜地將豐盛的漁獲帶到這島上,但島上的人們再也快樂不起來。因為,耆老口中那可怕的,會曬死人的,關於兩個太陽的神話,如今是否竟成真?若是如此,他們是否能夠再次地,向天發出哀痛的怒吼與詛咒?

 

葉子

 

 

Share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