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unrichorn-Echo from a Unicorn

   

十二、

   

靈堂前擺滿了鮮花,前面的老夫婦擋住了心心的身影。待他們致禮完,我和阿隆向前一步,心心看到我立刻將眼神移開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望著面前的這張遺照,說了我心中想說的話。但,照片中她的神情依然是我十一年前看到她的那個神情......

   

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啊?從來沒想到在這樣的場合和這樣的時候,同樣的人會出現在我的面前。一個是心心,另一個是她母親。只是,如今滄海已成桑田,她母親已然往生到另一個世界去了,而心心似乎和我也屬於兩個不同的世界。

   

那年我們「風塵三俠」的週年慶,我和心心決定對阿隆宣布我們決定相偕白首的消息,那是一個滿天星斗的夜,我們三人在坪林桶後溪畔紮營,在星光下,我們告訴了阿隆。

   

「你們的爸媽知道吧?」阿隆突然說了這句話。
「他們都知道我們彼此有男女朋友,但都還沒見過面。」心心答道。
「我想下週回苗栗時讓心心跟我去拜訪我爸。」我回答說。

   

於是,一連串的事情就發生在這個決定之後。一週後,當我和心心歡歡喜喜地回到了苗栗的家中,我爸也很開心地煮了一桌好菜歡迎我們。

   

「小均,你每次都在我耳邊講著你的心心如何如何,人家總有個名字吧?!」
「老爸,當然有啦,她就算是從外星來的也會有名字!」我斜眼對心心做了個鬼臉。
「啊啊!真不好意思進來到現在都還沒有向伯父自我介紹,我姓李,叫做李奕心,神采奕奕的奕。」

   

我爸聽到了她的名字後似乎開始坐立不安,笑容也開始僵硬了。但,我們卻沒有及時察覺有什麼不對。接下來的變化更非我們始料能及的。

   

「李小姐家在哪啊?」
「我是雲林斗南人,我從母姓,跟我媽和外公外婆們住!」

   

老爸似乎遭受雷擊一般,身體往後推開了椅子倏地站了起來,往後退了兩步靠著牆,語氣顫抖地說:
「妳母親,妳母親是不是叫做李娟娟?」
「伯父......伯父您怎麼了?沒錯啊,我媽是叫李娟娟,伯父您認識我媽嗎?」

   

老爸扭曲的表情開始帶給我們極大的不安,但我們都不敢追問。過了沒多久,一陣深呼吸之後老爸似乎鎮定了下來….

   

「李小姐,我知道妳是個很好的女孩子,但我們家小均不成材,配不上妳,請......請妳離開吧!」
「為什麼?老爸為什麼會這樣?」我對我爸吼叫著!

   

心心一時楞在那裡,眼眶中的淚水開始流下。我看著我爸,他早已轉過身去不斷搖著頭。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辦,只好陪著心心先回淡水再說。

   

「小均,怎麼會這樣?難道妳爸和我媽有什麼過節?」
「我不曉得,他從來沒有講過過去如何如何。我想我們在這裡胡思亂想也不是辦法。心心,妳不是後天要回斗南去看妳媽嗎?要不然我們分頭進行,我再回去跟我爸談談,妳也回去問問妳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好嗎?」

   

似乎也只能這樣了,心心點了點頭。隔了兩天,我們一同去搭火車,我在苗栗下了車,心心繼續南行。我回到了家,爸爸首先開了口:

   

「小均,對不起那天我反應太過激烈了,你替我向李小姐道歉,希望沒嚇到她。」
「老爸,這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

   

老爸開始從阿公進入斗南李家的故事開始講起,也講述了沈彪和李伯瑤的故事,更談起了那段青梅竹馬的愛情。最後,爸對著一副不敢相信的我說:

   

「小均,對不起,這是家傳祖訓,沈李不得聯姻,所以我不能讓你們在一起。」
「可是,可是爸你不覺得這個祖訓很荒謬嗎?」
「沒有什麼好荒謬不荒謬的,我都必須遵守了,你也是一樣!!」
「可是,這是多久前的事了,為什麼要讓一段美好的姻緣葬送在這樣可笑的理由中?」
「沒有什麼可笑不可笑的,這就是人生,這就是生命,你沒辦法選擇!!」
「可是爸,你不也是這樣可笑祖訓的受害者嗎?難到你從不為你的愛情有任何的遺憾?」
「別再說了,我不想看到李家的人。如果你不打算遵守,就別姓沈!!」

   

突然間,世界似乎翻轉了過來,我一時情緒失控,對著我爸大吼,最後奪門而出......

   

到了苗栗車站,一時之間竟不知該何去何從。打了通電話給心心,電話裡頭的心心似乎也剛受了打擊......

   

「小均,你,你可不可以來斗南找我?」

   

於是,兩個鐘頭後,我到了心心的家......。沒想到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造訪李家的,原本的計畫,該是帶著老爸的祝福前來提親的。

   

心心的媽似乎受了嚴重的打擊,整個人昏厥過去,心心一語不發地握著她媽的手坐在床邊照顧著她。我等到她似乎清醒了一些後進門去看她。

   

「伯母不好意思在您身體不適時前來打擾。」
「小均,你是小均吧?我可以這樣叫你嗎?......對不起,我想知道:你......你的父親還好嗎?」
「他......我不知道,我也是剛從他那邊過來的。」

   

她咳了幾聲,似乎很不舒服,但在擦了臉梳了個頭後整理了一下儀容。

   

「小均,我知道你很愛心心,我也知道你一定會對她很好的。但我不希望你們在一起之後會受到我們家族的責難,我不曉得你們家那邊如何,至少我在這大家庭活了一輩子,知道這壓力會有多大。我剩沒多少年歲可活了,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。倒是心心,我不能讓她受到任何委屈,你,你懂我的意思嗎?」
「可是伯母」
「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,事情就是這樣,這就是人生,這就是生命!」

   

這就是人生,這就是生命......短短一天內同樣的話語再次聽到。我看著心心,心心看著我流下淚來,搖搖頭示意讓我出去說話。

   

「對不起,我是我媽的女兒,我真的沒辦法......」

   

   

-未完待續

Share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