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unrichorn-Echo from a Unicorn

 

當你看到這句話,請放下手機,或是離開座位,找一個可以仰望天空的地方,就算是被鐵窗切割的天空,就算是烏雲密布的夜空,都好。不過,看完記得回來,我來告訴你一個關於天空的故事。

 

數千年前的人們恐怕沒有我們這般燈火通明,也不可能想像得到,坐在一個發光的框框前面,就可以探索這個世界。夜晚,他們只能躲在洞穴、躲在石板屋、躲在木屋裡,以防猛獸甚至天火的襲擊。在一片漆黑的夜晚,偶而,他們好奇地探出頭,看見滿天星斗,創造力為他們刻劃了許多屬於天上的故事,也連結了許多神祇的形象。其中不少聰明人,在規律的四季中發現了星斗運轉的法則,他們開始懂得看星斗辨方向,他們開始懂得透過旋轉的中心以三角來測量距離。辨別方向讓他們可以長途旅行而不害怕回不了家,測量距離讓他們開始發現這世界有多大。

 

這一切就是從這樣的好奇與創造開始的。數千年來,科技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,人們可以發射太空船、建造望遠鏡,透過探險和觀測,一步步試圖證實物理科學的理論。你可能會問:這一切探尋的背後,真的只是滿足人類對知識的渴望,與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而已嗎?

 

從大爆炸理論開始,越來越多的人們堅信這世界有個沒有時間、沒有空間的起源。這個宇宙在爆炸之後的三分鐘,便註定了未來 136 億年的命運。有趣的是,當人們發現「光」的旅行其實是需要時間的,我們抬頭看到的月球,其實是 1.3 秒前的月球影像。因此透過更精密的望遠鏡,科學家們不斷試圖從黑暗的宇宙中,找尋最古老的恆星,或是,試圖捕捉旅行了 138 億年的那道光。

 

於是,當科學家們抬頭看星空,或是試圖從宇宙射線中捕捉到的任何蛛絲馬跡,解析出宇宙生成的祕密,他們不僅僅只是好奇而已,他們渴望知道的答案,是:「這一切,包括我們的生命,是從何而來的?」

 

就讓我短短地時光之旅一下,回到五年前。當時,我在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任職,中心以台大的科學教研為資源,對外從事科學教育與科普傳播的工作。仿效 300 年前英國物理學家法拉第著名的「皇家科學學會耶誕講座」精神,我們於每學期中安排了八至十次的系列演講,每一期都有特定的系列主題,單講講者和講題也都精心策劃安排。2009 年秋天,我們舉辦了以天文物理與數學為主軸的「2009 星空協奏曲」。從古希臘天文與數學講起,一路談到中世紀托勒密天文學、現代哥白尼、克卜勒、伽利略、牛頓等人的天文物理,到近代的愛因斯坦、太空觀測與哈伯太空望遠鏡。十場演講從古到今鉅細靡遺地告訴你這一切背後的故事。

 

這期講座「星空協奏曲」的名字一開始便是我所提案的,這個概念是從天文學家克卜勒(Johannes Kepler)在研究大量行星運行規則之後,除了寫下了著名的克卜勒行星運動定律外,更發表了 《世界的和諧》(Harmonices Mundi)一書。這本書對我來說簡直是亙古貫今的「奇書」之一:因為克卜勒將行星沿軌道運行的週期和半徑規則,對比於音樂上的音階與英程,甚至每個行星都有代表的和弦。這樣的對比簡直是現代任一物理學家或是音樂家難以聯想到的。因此,當初會以具有音樂意象的「星空協奏曲」,作為系列講座的提案。

 

Kepler-03

 

每期講座我都會替該講製作一部三至五分鐘的主題影片,在每次講座開始的時候於現場播出。當時我便將千百年來科學家們從抬頭看天的想像,這次,我便將千百年來科學家們從抬頭看天的想像,從古希臘的天文數學、現代物理的啟蒙,直至近代的太空探索...。這一次又一次的前往宇宙深處探尋的,竟然是,邁向這一切的一切起源,一條「歸鄉路」。因為,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,我們能夠生存、能夠呼吸、能夠旅行、能夠創造、能夠愛....都是從「那裏」開始的。

 

既然選了「歸鄉路」當主軸,配樂理所當然就用了德佛扎克的第9號「新世界」交響曲中的第2樂章-降D大調緩版的《回故鄉》。畫面的部份除了一些影像、與阿波羅 8 號太空船升空的歷史畫面外,大部分都用 3D 和 2D 動畫製作。

 

除了影片外,當時也以 flash 和 3D 動畫製作了系列講座的主題網站:

http://case.ntu.edu.tw/star

 

ex2-website

 

在這網站中,除了主選單特地以「小星星」的旋律當成選項外,場景設定為在前往宇宙深處探險的太空艙中。選擇選項之後會有一小段 3D 動畫進入一個畫面中,特別一提的是右邊那個透明的柱子,概念是從 Star Trek 的傳送裝置,和英國經典時光旅行科幻劇 Dr Who 中的「警衛亭時光機」來的。那裡是進入時光走廊的入口,為了探索過去科學家們的發現而設計。

 

在演講的現場,我也設計了一幅水彩手繪加上電腦影像合成設計,寬 6 公尺高 4 公尺的背景布幕,上頭的沙灘有著一個美麗的貝殼,旁邊標示著牛頓著名的一段話:

 

I do not know what I may appear to the world, but to myself I seem to have been only like a boy playing on the sea-shore, and diverting myself in now and then finding a smoother pebble or a prettier shell than ordinary, whilst the great ocean of truth lay all undiscovered before me.

Isaac Newton

我不知道我呈現了什麼給這世界;但就我個人而言,我覺得我只是一個在海邊玩耍的孩童,把自己投入比平常所見更漂亮的貝殼與平滑的石子而已,但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片尚未被發掘的真理的海洋。

艾薩克‧牛頓

 

背景布幕-完稿 ex2-qatime

 

這一系列的創作對我而言是難能可貴的經驗,因為對誓言一輩子探尋科學與藝術關係的我來說,竟在這樣的機緣下,實踐了這兩者的結合。於是,我明白了,為何當年旅居英國時,常常喜歡夜裡一個人到無人的沙灘上,望著滿天星斗閃閃發亮,聽著月下潮水輕輕翻騰,就這樣觸動了內心深處的感動:這一切不僅僅只是蘊含著科學理性的探究、美學感性的撩動,那黑暗中閃亮著的星光更令人謙卑,那守著信前來的潮水更令人面對未知的一切,有了堅強。

 

你是否很久沒有好好抬頭看天了呢?關了燈,去抬頭看一眼吧!那兒,有我們摯愛的親人;那兒,有我們的永恆歸宿;那兒,也有我們的家鄉。

 

葉子

Share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