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unrichorn-Echo from a Unicorn

山巔

   

沒有人曉得,山的背後是否有應許。卻總在每個翻山越嶺後,迎來又一座山巔。

   

其實一直都知道,這看似故意的劇情,其實是人生的常態。許多人-無論是科學還是宗教-試圖以任何意識形態說服你這混沌的背後必然存在著某種秩序。即便如此,你與那秩序之間的關係,不必然存在。

   

我對著那山呼喊,將百轉千迴的期待,潑成陣陣雨霧,化作谷中瑰麗的虹彩。但總在日出之後,隨著山嵐飄散,一切希冀皆幻化成無聲的回應,來自曾以為的明白。我再也不記得,自己是如何深愛著,日落的海市蜃樓。只能執起最後的一杯,還來不及遙敬東方升起的月,早和滴落的淚一起,全都揮散。

   

終於,這物質可滅的證明分裂了化約主義者的版圖。看著眼前的巨大,埋藏著,曾有過的美麗與哀愁。然後那山,就更重了。

   

葉子

   

(filmed with Kodak 400TX)

Share
comments